也也

我多幸运下篇

赶来发下篇。。。

把锅烤热,放点油,加点饭,打个蛋,放点酱油,王也在厨房里忙活,诸葛青倚在门边看他,炒饭是诸葛青点的,问他想吃啥,诸葛青憋了半天憋出句炒饭,王也顿时觉得他有点可怜,但随即摇摇头,他两谁更可怜还不一定呢。

“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特别想你做的炒饭,那之后我也吃过好多炒饭,但是都没有你做的好吃,就想看看你是咋做的,有没有啥诀窍教教我呗。”

王也不怎么想搭理他,他做的是最简单的炒饭,自己的厨艺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有逼数的,诸葛青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他觉得诸葛青纯粹就是没话找话说,搞不好又是他的一个什么套路。但他套路他干什么,时至今日来找他又是干什么,王也想不明白。

诸葛青那边还在赞美他的炒饭,连四字成语都拽出来了,就差给做首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美食,王也心里忽的就有些烦,话也没怎么过脑子就说了出来。

“说什么呢,我也就是不饿死自己的水平,你媳妇儿做的肯定比我好吃。”

这句话在油锅的兹兹声和抽油烟机卖力的轰轰声中依然清楚地传到诸葛青的耳朵里,他垂到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指甲几乎要陷入皮肉里。

王也此时恨不能穿越回去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我有事没事我说这个干嘛,真没劲,弄的我好像,好像有多在意似的。

王也把炒饭放在饭桌上就要往卧室里走,越过诸葛青的时候被人一把捉住了手腕,他刚想发作就听见诸葛青带着哽咽的声音。

“王也,你能陪我呆一会吗,我想和你说说话,你要是不想说的话也没事,你就在这坐一会也行,我就是想和你呆一会,行不?”

抓着他腕子的手苍白,上面泛着青色的血管,微微的发着抖,想要用力却又不敢用力,小心翼翼的姿态让人心里发酸。

诸葛青在对面说个不停,从诸葛白的青春烦恼说到最近爱吃的馆子,事无巨细地好像要把这两年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说给他听,唯独没提自己的家庭,好像在极力避开什么。

但是王也知道他过的很好,他结婚一年后有了一个儿子,本来他们分开后几乎没有联系,王也删除了诸葛青的好友和电话,没错,他就是分手后删好友的type,行为和人设很不相符。

外人都道王也自在随心,没有牵绊烦恼,凡事都能看开,但是王也自己清楚,他根本不是凡事都能看开,他和诸葛青的事情,他看不开,所以他干脆选择不看,直接眼不见心不烦。

他会知道诸葛青的事还是一次楚岚来北京办事,找他出去搓一顿,饭间不摇碧莲掏出手机,给王也看诸葛青儿子的照片,他喝的有点大,说话舌头也有点打卷。

“没想道啊没想到,诸葛青竟然是咱们里面第一个结婚的,虽然知道他肯定不缺对象,我还以为他不知道得浪多久呢,没想到竟然浪子回头娶妻生子了,我去他家的时候儿子都一岁了,咱两还是老单身,不够意思啊不够意思,我就想啊,什么人能把老青降服,结果他媳妇一出来,我就明白了,长成那样我看见我也浪子回头。”

张楚岚不知道他两之间的事,加上喝的有点多,脑子不是很清醒,没有注意到王也明显暗淡下来的神色。

“说起来,我还以为这家伙是个超级高调的人,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怎么也得炫耀一番,没想到这家伙丫的朋友圈都没发,婚礼也没请咱们这些朋友,就自己家的亲戚一起办了个小型婚礼。哎,我就纳了闷了,不是老青风格啊,要不是我这趟遇到了,我都不知道老青居然结婚连儿子都有了。怎么说咱们都是共患过难的朋友,怎么这么不够意思。”

张楚岚打了个酒嗝,继续说道,“不过老王你跟老青是怎么了,你俩以前老粘糊在一起,怎么大战后感觉也不联系了,老青结婚的事你知道不?”

“没什么啊,以前也没多黏糊,就是总一起遇上乱七八糟的事罢了,他结婚的事我也不知道。”王也闷了一口啤酒,没什么度数的酒从喉头滑过食管,最后再到胃里,所到之处激起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他忽的就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气恼与烦闷,他本是个淡泊性格,这样的情绪鲜少体验,此时不知如何排遣,只好一口一口的闷酒。

“对了,你怎么换手机号没告诉老青啊,老青还问我你手机号呢。”

他心里一动,“可能换的时候忘了吧,我这人有时候懒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你告诉他了吗?”

“告诉了啊,老青存的可认真啦,跟我对了三遍。”张楚岚伸出三个手指头朝王也比划,配上背后锦州烧烤牌子上闪的小红灯,宛如一个智障。

王也摸出手机,信息栏和手机通讯记录都没有显示未命名的存在。他觉得有点失望,又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抑或是在期待什么。

他和碧莲喝的都有点多,所幸喝酒的地方就在王也小区外的的小吃街,两个人哥两好的互相搭着肩膀摇摇晃晃往家走,路灯把影子拉的老长。

张楚岚进了家门就直接扑向沙发,呼呼大睡,无比自觉,王也趴在床上,听着门外张楚岚振聋发聩的呼噜声,却怎么也睡不着,他酒量不行,理应醉了,可现在却觉得无比的清醒,张楚岚的话在耳边循环播放,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软弱的情绪爬上心头,眼泪一出来挡都挡不住,枕巾上湿哒哒的,枕着难受,他自己转了个身,结果另一边枕巾也湿了。他尝试拿自己学过的道来开导自己,道理都懂,可难受止不住,爱情从来都不讲道理,不讲道,也不讲理。

他分手后第一次不得不承认,他根本就没放下。

眼前的诸葛青还在滔滔不绝地说自己这两年的经历见闻,王也看着他的嘴开开合合,他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往脑子里进,于是他问出了他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诸葛青,你是来干嘛的。”

这句话问完以后,两个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诸葛青的刘海有点长,他此时微低着头,嘴紧紧抿着,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清,握着勺子的手无意识地翻着盘里的炒饭,就是不往嘴里送。

就在王也耐心即将耗尽准备起身的时候,诸葛青忽然抬起了头,平常的眯眯眼此时完全睁开,蓝色的瞳孔认真地看着王也,他吸了一口气,仿佛即将出口的话要耗尽所有的力气一样,王也忽然就有点紧张。

“王也,这两年我心里一直有你,只有你。”

诸葛青之前说的什么他没怎么记住,可这句话他听的清清楚楚。他看着眼前人站起了身,椅子与地板的摩擦声和勺子与瓷器碰撞的声音同时响起,诸葛青几步走到他身后,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他的怀抱很炙热,王也的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他可以清晰的听到诸葛青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击着自己的耳膜,血液涌上大脑,诸葛青吻着他的耳垂,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着他半边脸都烧起来了,他说,“我后悔了,王也,我后悔了”。

王也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卯足了劲挣脱这个怀抱,就算他把自己的名字念的再温柔荡漾也得捂紧耳朵快跑,现在踏最清的溪,以后就得过最汹的河,现在迎最暖的风,以后就得挨最冷的雪。他心里清楚的紧,可是腿却像被定住一样,一下也动不了。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可你拦不住就是想跳河的人。

他没法违心地推开这个想念已久的怀抱,也没法斩断忽然就燃烧起来的希望。诸葛青扳过他的身子,嘴唇从额头滑倒眼角,从山根滑倒鼻尖,最后印在了他的唇上,没有情欲的深入,就只是单纯的触碰。他的眼泪打在王也的锁骨上,就像打在他心上一样。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温柔地揩去眼角的湿润,王也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哭了。

他终于抬手抱住了诸葛青,他们在客厅里像要把对方嵌进自己身体里一样紧紧地拥抱着,王也知道自己为什么推不开他,因为到现在,他还是无可救药地爱着他。

http://img2.ph.126.net/WcIRmIUobnlyze2hU_gzaQ==/2598576985013107133.jpg

诸葛青第二天中午的飞机,他们一起吃了早饭,内容是豆浆和油条,万年不变,诸葛青却觉得这是他这两年间吃过的最好吃的油条和豆浆,吃完饭后他们两一起绕着公园遛了两圈,看着王也在中间的小广场喂鸽子,然后他们又观赏了一场小区门口的棋局较量,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进楼道的时候诸葛青握住了王也的手,王也象征性地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诸葛青这时候才终于有了重新拥有王也的实感。他像小孩子一样,每走一步路都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甩的老高,王也嘲笑他神经,他说我就是高兴,太高兴了。王也本想再嘲他两句,看到他又像哭又像笑的表情,最后啥也没说,只是紧了紧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诸葛青特别特别高兴,他觉得这简直是他截至目前的人生中最高兴的时刻。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弄丢了他心爱的人,他急匆匆地跑回来,发现王也还在那,生活没变,习惯没变,人也没变,对他的爱也没变,失而复得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毫不夸张的说,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现在明白自己这趟来的目的了,他不光是来找回王也的,也是来拯救自己的,如果不找回王也,那他以后就只是一具光鲜亮丽的空壳,里面充满着遗憾和苦痛。

临别时诸葛青吻着他的唇角,在他耳边郑重地承诺“等我回来。”

王也点了点头,告诉他什么时候回来提前给他打个电话,语气平常,好像诸葛青只是出去买个白菜。只是攀在诸葛青后背的手臂稍微加重的力道泄露了他心底的些许紧张。诸葛青同样用力地回抱着他,午后阳光正好,两个影子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相映成画。

诸葛青回家以后就摊了牌,他结婚的时候就和女人说的很清楚,他们两是家族联姻的结果,他心里有人,现下女人知道前因后果,到不惊讶,虽说是大家闺秀,没撒泼打滚,但也抑制不住伤心难过,坐在沙发不停地抹眼泪,孩子看见妈妈哭,也跟着哭了起来,魔音贯耳。他妈自己哭的伤心,没功夫管他,结果一大一小在那哭哭啼啼,哭声此起彼伏,诸葛青觉得自己脑血管都要爆了。

诸葛青的父亲诸葛栱听说儿子要离婚回去找王也,气的也顾不上大家风范,拿起棍子就往诸葛青身上招呼,诸葛青躲也不躲,他老爹气的狠了,下手也失了轻重,不一会身上就青紫一片,诸葛青感觉身上一片火辣辣的疼,打到最后都疼的麻了,棍子落到身上都没什么感觉,但就是一声不吭,死活不松嘴。他爸打累了,干脆扔了棍子,直接拿手往诸葛青身上招呼,萌观升还有诸葛青的母亲死活好得拉住了诸葛栱,老头子坐在沙发上累的直喘气,诸葛青跪在地上,头上身上脸上都是青红紫一片,场面十分骇人,唯独眼神坚定,铁了心要回去和王也过。

“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看看你儿子,在看看我和你妈,你忍心就这么一走了之?”诸葛栱看着儿子,恨铁不成钢。

诸葛青也不是铁石心肠,他看着父亲气的在沙发上直咳嗽,母亲在旁边抹眼泪,女人怀里儿子的小脸哭的皱成一团,一切的一切像把刀刺进他的心,扎的他鲜血淋漓。他打小就是同辈里最优秀的天才,是父亲母亲的骄傲,处事得体而有分寸,就是两年前他和王也的事情给家里人知道,父亲给他选择,他也没有让父母失望过,虽然和女人没有感情可言,家族的责任感和从小的良好教养也让他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但是这些都是压抑自己感情和以伤害王也为前提的,他已经为了这些伤害过王也一次,他不能再做第二次,否则他将永远失去自己唯一的爱情。

“你说说你,你一向是个聪明孩子,怎么这会脑子就转不过来了呢?阿青,你怎么就和这个小子断不了呢?”母亲的声音饱含无奈,她想不明白,自己一向省心的儿子怎么就会抛下自己的根,非要和一个男人过,她想不明白。

“断不了,这辈子只要我们两有一个活着,就断不了。”

诸葛青的话一字一句地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已无回转余地。

他对着父亲母亲磕了三个头,头与地板碰撞的声音低沉,里面包含的是对父母儿子的愧疚和自己的决心。

“走吧,走吧,走了就别回来!”诸葛栱脸上满是失望,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他最后看了眼陪伴他多年的房子和家人,转身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小白从后面一下子追上了诸葛青,小孩子扑到哥哥怀里,鼻涕眼泪全往诸葛青的衬衫上抹,诸葛青难得没有嫌弃他。

“哥哥,你怎么就非得和那个牛鼻子在一起啊。”诸葛白仰着小脸,眼睛肿成了一个球。

“等小白长大了有自己爱的人就会明白了。”诸葛青安慰地摸摸弟弟的头顶。

“那哥你以后还会回来吗?”小白锲而不舍的问道,哥哥是他在这个家里最喜欢最亲近的人,他实在是舍不得哥哥。

“再说吧,等有机会会回来看你的。”诸葛青做不出什么承诺,只能给了个大概回答,他清楚他从家里离开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是他必须做出的选择。

王也遛弯的时候接到了诸葛青的电话。

“老王,快来接我,我现在在机场,行李有点多,你打车过来吧。”声音很是轻快,尾音还带上了狐狸式波浪线。

在心里感叹一把年纪还这么骚包,嘴上还是老实地应了诸葛青。

此时距诸葛青上次离开已经过了半个月,诸葛青把那边的各种事情都打理完,就马不停蹄地来找王也。他老爹到底是心疼他,伤看着吓人,其实都不碍事,半个月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他拉了个很大的白色箱子,里面装着他的全部家当,看到心上人过来的时候眼前一亮,他挥了挥手,笑起来的时候如沐春风。

小区不让进出租车,两个人下了车,诸葛青拉着箱子,跟在王也后面,时隔半个月又回到了这个院子里。诸葛青觉得挺梦幻的,半个月前他坐在王也楼下的长椅上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半个月后他光明正大地跟着王也进了他的小窝。眼前的王也依旧佝偻着背,马尾尖随着脚步一晃一晃,诸葛青发现,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任性的可以。

初见的时候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逼王也亮出了风后奇门。

碧游村的时候,自己内景大乱,衍生心魔,竟在王也为自己拼命时产生一瞬的杀念。

出了碧游村,自己发现了对王也对异样感情,明知那人一心向道,光风霁月,又为了自己的欲念生生把那人拉进红尘。

再后来,自己为了家族遗产,再度离开王也,生生伤了他的心。

他一切都为自己考虑打算,可是王也依旧愿意包容他,甚至在他离开后,依然愿意重新接纳他。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好呢,一点也不为自己考虑,一点也不疼自己。

从今以后我疼你,默默在心里做了决定,诸葛青上前一步抓住了王也的手,手指灵巧地穿过王也的指缝,和他十指紧扣,王也被惊了一下,四下看看没人,也就随他去了。

打开门后,王也先一步走了进去,他随即转身看着诸葛青,微微挺直了脊背。

意识到他有话要说,诸葛青收回了跨进门槛的一只脚。

“诸葛青,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知道。”

“没有下次了。”

“我知道。”

他看着王也清澈的琥珀色眼眸,里面倒影着他的影子,满满的都是他。他上前一步,把王也摁在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半晌,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也别再有下次了。”

“我知道,不会再有下次了。”他亲吻着王也的发旋,作出郑重的承诺。

永远不会有下次了。


曾经有过这样一组数据,用数字记录下了人的一生。

数据表示,一个人的平均寿命是78.5岁,总共24亿750万秒,心脏跳动25亿次,呼吸约10亿次,眨眼四亿一千五百万次。一生大约说1亿2千多万个字词,一生会流掉的眼泪约60公斤。

认识交往两年以上的人约1700人,长期社交圈约则是300人;平均每个人会谈3次恋爱,婚姻维持11年;长期性伴侣10人,性生活4200次。认识的1700人中300人死于心脏病,10人会死于自杀,9人死于交通事故,1人死于火灾。三分之一的人,所认识的1700人中有人死于凶杀。

人生很短,大抵只有四亿一千五百万次的眨眼。

而在这短暂的人生中,两个人相遇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成为朋友的可能性是两亿分之一,成为终生伴侣的可能性只有50亿分之一。

王也,我多幸运,几十亿的人口里,能与你相识,相知,相爱,相伴,我多幸运。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