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也

我多幸运上篇

迷迷糊糊写了1万多字,分了个上下篇,先发上篇大概5千字,下篇涉及一些敏感词汇改改明天发,感觉现实里两个男人在一起还是挺有难度的,就想写一个青仔在爱情和事业中沉浮折磨自己折磨也也的故事(其实就是青仔想作一下哈哈结果文笔太差写不出感觉,轻拍),小萌新,不胜笔力,就是圈太冷自己投喂自己,ooc和狗血都有,欢迎大家拍砖

王也到楼下扔垃圾的时候,看到诸葛青在小区树下的椅子上坐着。看到他过来的时候一下子站了起来,王也目不斜视的从他旁边走过,回来的时候诸葛青还在那杵着,王也依旧目不斜视地从他旁边走过,不带走一片云彩。诸葛青跟在他后面,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前面扎着马尾驮着背的人,又啥也说不出来,眼看着人进了楼里。

王也吃完晚饭想下去遛个弯,顺便看看今天大爷们的棋局较量,下楼之前他下意识往楼下看了一眼,诸葛青还是坐在那,今天没什么风,树和诸葛青都一动不动。

王也觉得今天的活动大概是要泡汤。早上起床他拉开窗帘就看见诸葛青坐在树下的那个椅子上,算了算到现在已经有将近11个小时,中间这家伙除了中午吃个饭,其余的时间都在椅子上坐着,而且现在他腰板儿笔直,稳如泰山,大有把凳子坐穿的架势。王也叹了口气,不愧是高烧40度还练油锤灌顶的人,毅力和耐心都是杠杠的。

在家里来回溜达了一会,觉得食消的差不多了就打开了电视,最近正值世界杯,电视节目大多是世界杯赛事的回放,王也看了看,阿根廷对冰岛,现在比赛是1比1,在冰岛的严防死守下,阿根廷踢的挺吃力,球一直在外围徘徊,没什么有威胁的进攻。王也其实也算是个球迷,小学时候还是校足球队的,但是今天的球他看的有点心不在焉。可能是球踢的没什么劲,也可能是因为树下坐着的诸葛青。

他晃了晃脑袋,试图把诸葛青从脑子里晃出去,人不能同一次踏入两条河流,同样,他也不打算再着诸葛青的道。

他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球,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夏天的天气有些多变,外面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雨点砸在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声音。王也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看天气预报,好像是说今天要下雨。他回忆了下,窗户都关了,那就没啥事。他继续认真地看球,电视上22个人为一个黑白球疯狂,王也心里开始升起一股没来由的焦燥。

他一直是一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每天早上八点左右起床,下去买点早点,吃完以后溜溜弯,逗逗鸟,看看棋,中午回家吃个午饭,睡个午觉,下午可能在家看个电影,晚上看心情,愿意动就自己做点,懒了就出去吃,吃完再溜溜弯,逗逗鸟,看看棋,然后回家看会电视,睡觉,一天结束。这样平静单调的生活可能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会厌烦,但王也不会,他觉得安逸闲适,岁月静好,他本就不是那种特别会玩的人,他适应并衷心喜欢这样的生活。

然而这个规律的生活在他早上拉开窗帘的那一刻开始被打破。他的早点叫了外卖,吃完以后也没有遛弯逗鸟下棋,在家窝了一天,晚饭吃完以后看着成堆的垃圾,他硬着头皮出了趟门,回来以后看他热爱的足球,然而一眼也看不进去。

反常的原因是诸葛青在楼下坐了一整天。一想到这个原因,王也就有些气闷。

所以说事到如今你他妈到底是来干嘛的。

外面雨越下越大,时不时加个闪电增加气势,王也被闪的心烦意乱,诸葛青那家伙不会还在凳子上坐着吧。

一想到这个,更坐不住了,他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最后径直奔向了窗户。

我就是想看看窗户关好没有,雨下的这么大,进水就麻烦了。王也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他轻轻撩起窗帘,看到树下的人在大雨中纹丝不动。

王也在窗边静静的站着,这小子惯会来这一套,苦肉计啥的对道爷我已经不管用了。人可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更何况我又不是傻子。心里这么想着,抬脚却是走向门边的鞋柜,捞出一把大黑伞,穿着拖鞋,出门的时候他想,我大概真是个傻子。

到了最后,诸葛青还是如愿以偿的进了王也的屋,全身湿透的他被王也撵进了浴室。环顾了一圈,没什么大变化,唯一变的是自己的东西都没了。诸葛青是个时刻注意自己形象的精致(骚包)男孩,特别重视保养,所以瓶瓶罐罐的东西特别多。他搬来之前洗漱台上就一块香皂还有一个牙杯。他来了之后把自己的宝贝全都摆了上去,竟然占据了大半个洗漱台,王也拿起来一看,好家伙,护肤水,乳液,精华,面膜,发膜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儿的,应有尽有。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买这些小姑娘家的东西干嘛啊,还占地方。王也有些嫌弃地朝诸葛青抱怨。

哎呀,这个你就不懂了老王,这男人也是需要保养的,他扶着王也的肩膀站在镜子前,你看看,你眼角都有皱纹了。

王也也不是个不注意形象的,就是平时不太看重这块,觉得麻烦,加上早年就上山出家,活得有点糙,被恋人这么一说,一下子有点着急,赶快凑到镜子前看。

王也长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但是平时总是耷拉着眼角,就显得没什么精神,这会睁大了眼睛,露出清澈的褐色瞳仁,在洗手间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流淌着一种惑人的色彩,晃的诸葛青心头一热。凑在镜子面前扒着眼皮瞧的样子又像个小孩子一样,特别可爱。

自己当时干嘛来着。哦,想起来了,自己情不自禁地上去把王也抵到墙上,把他将要说出的扫兴的话全都堵在了一个热烈的亲吻里。

我说你这突然又是发了什么疯。一吻完毕,王也气喘吁吁地看着他问道,泛着光的眼睛像一块上好的琥珀色璞玉,眼里满满地全是自己的倒影。诸葛青觉得气血有些上涌。

看你好看呗,然后又不管不顾地拉着他吻个没完。

王也进来的开门声打断了诸葛青的回忆。

“这几件衣服你先凑活着穿吧,把你的湿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就行。”

王也一边絮叨着一边把几件干净的衣服放到架子上,诸葛青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王也和之前没什么变化,没变胖也没变瘦,眼睛还是一样好看。只是这双眼睛看向他是不在是情意满满,而是充满着冷漠和疏离。他送完衣服就出去了,诸葛青摸着架子上柔软的衣服,上面还有淡淡的洗衣皂的香味,他把衣服放到鼻尖用力一吸,和王也身上的味道一样,眼眶突然就有点热。

你难受什么呀,诸葛青想,你有什么资格难受啊,这不都是你自己作的吗。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王也坐在客厅里,此时的球基本已经接近尾声,赛前普遍被大家看好的阿根廷居然被冰岛逼平,球迷们的情绪都比较激动,但是这些情绪明显没有传达给王也,他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浴室里的人身上,他觉得自己很失败。

现在想想,好像每次面对诸葛青他都没什么办法,他们之间几乎所有重要的事情他都处在被动的地位,他对诸葛青总是习惯纵容和妥协。

第一次的时候他们两个争上下位,诸葛青抱着他,炙热的吻星星点点地落在他的眼睛,鼻子,嘴唇,一边亲一边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哄着他,什么好哥哥你就让让我呗,我保证轻点慢点绝对不放肆,什么我都想了你好久了,你就当圆了我的梦呗,什么下面的会有点疼,我这人真的特怕疼。磨的王也没了脾气,看看他那细皮嫩肉的小身板,一看就不禁折腾,再加上自己是真没什么经验,王也想了想,还是躺平任操吧。结果第二天愣是在床上躺了一天。

分手的时候也是,诸葛青红着眼说要回去继承家产,抱着自己眼泪哗哗的淌,沾湿了胸前的大半衣裳。王也想这人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多眼泪,又想你哭什么,你自己提分手你哭什么,你回去继承家业娶妻生子走向人生巅峰你哭什么,我他妈都没哭你哭什么。

老祖宗有一句老话,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他不爱哭,所以他总也吃不着糖,所以他嘴里苦,心里也苦。

他没谈过恋爱,不懂套路,也不会撩人,他所能做的,只有老老实实地奉出自己的一颗真心。

然后这颗真心最后摔的一地稀碎。

诸葛青出来的时候雨还是下的很大,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现在的时间是晚上10点多一点,这个点加上这个天气,王也实在硬不下心肠把人赶出去,摇头叹气地默认了诸葛青今晚要住在这的事实。

“你住这间就行,被子枕头啥的都在柜子里,你缺什么在里面拿就行。”

诸葛青盯着王也,“我和你一起睡行不,我什么也不干,我保证。”

谁特妈信你的保证,谁他妈和你一起睡,王也有点想爆粗口,但他还是忍住了,最后和诸葛青斩钉截铁的说了两字,不行。

诸葛青还想继续努把力,然而王也已经径直往门那走了,背影非常决绝。

诸葛青在感情方面一向具备坚韧不拔的小强精神,脸皮很厚,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此刻放王也走,那基本上今天的努力全部白费,明早雨一停他就会被直接扫地出门。他大老远地跑过来,可不是为了在王也家睡一晚上。

那你是来干嘛的?想到这,他突然一怔,其实他自己也没想的特别明白,他就是特别特别想王也,想的发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王也小区的树下了。

诸葛青努力晃晃脑袋,似乎想把那些想不明白的事情先抛之脑后,他锲而不舍,“王也,我饿了,你能给我做个炒饭吗?”

已经走到门边的人听到这句话简直想要骂人,渣渣前男友自顾自跑到自己这里发神经,自己不计前嫌留他住宿已经是仁至义尽,他竟然他妈的还想吃炒饭,你大爷的。

王也怒气冲冲的回头准备抛弃仁义礼把诸葛青这个孙子骂一遍,结果看到他苍白到发青的脸时嘴边的骂人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他叹了口气,认命地去了厨房。

诸葛青和王也好过。字面意思。缘分的起点还是罗天大醮。被按到地上摩擦的诸葛青自那之后就对王也特别在意,不过那时候的在意更多还是和八绝技有关系,后来到了碧游村,在意升级为心魔,内景惊涛骇浪,一刻钟都不安生,心魔叉着腰坐在石头上,俨然一副大佬姿态,“八绝技又如何,抢过来不就得了,实在不行就把那臭牛鼻子杀了,现在村里环境这么复杂,不想沾了自己的手,借刀杀人也未尝不可。”

“我警告你,这是我自己的事,王也是我的朋友,你要再敢打王也的主意,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少装蒜,还朋友,别装高尚了,你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你心里对人家的那点肮脏想法别以为我不知道,畏手畏脚,我看你根本就是看上那个臭牛鼻子了!“

话音还没落,一个树杈笔直地擦着心魔的脸飞了过去。

碧游村之后,诸葛青战胜心魔,三昧真火大成,把那些个牛鬼蛇神烧了个干干净净,内景归于平静的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心魔即为他,他即为心魔,心魔说的不错,他确实是对王也有别的想法,还不是纯洁的那种。

诸葛青算是情场老手,感情经验丰富,撩过的姑娘不计其数,但是也仅限于撩,他自身条件优秀,心里难免一股傲气,真正入眼的几乎没有,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对谁上过心,撩撩纯属打发时间。没想到第一次上心,竟然是对一个男人,不过想想也正常,王也性格好,实力强,境界高,长得也顺眼,他没理由不喜欢。

他一向是行动派,想明白以后,就兴冲冲地跑到了北京,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使尽浑身解数,把所有的套路都在王也身上试了一遍,王也没谈过啥恋爱,被这些套路砸的直晕,加上心软和对诸葛青确实有点好感,最后竟然真叫诸葛青给套牢了。

在一起之后诸葛青就搬到了王也的小公寓里,小两口喜滋滋的过上了小日子,闷了就一起出去浪,懒了就一起赖在家里,诸葛青本是个夜生活丰富的情场小浪子,跟着王也每天过老干部退休式生活竟也喜庆的不得了,所以说哪有什么不爱过的日子,关键还是得看跟谁过。诸葛青特别喜欢从后面抱着王也,顺着脖颈儿一点一点往上亲,王也怕痒,他一缩身子反而和诸葛青贴的更进,接着他会含住恋人的耳垂啃咬厮磨,嘴唇滑过的地方留下色情的水渍,王也红着脸窝在他怀里,被他亲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时候他们是真的好。

但他们没能一直好下去,诸葛青亲手开启的爱情,最后又由他亲手结束。

和王也的不争不抢自在随心不同,诸葛青从小就被当作家族继承人培养,是个很有竞争意识和事业心的人,爱情不是他生活的全部。父亲告诉他,你想要当族长,就不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他,但是诸葛家族的继承人不会再考虑你。他既想要王也,也想要家族继承。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得就有舍。

他权衡了很久,最后王也成了那个舍,他很爱很爱王也,但家族继承的意识扎根在他的骨子里,他是一个果敢的人,也善于为自己考虑打算。然而当他在王也面前把这段感情亲手斩断的时候,疼痛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其实诸葛青也不是个能哭的人,男儿有泪不轻弹,自打懂事以后他就哭过两次,在碧游村忏悔自己的时候哭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两次都是为王也。第一次他要杀了他,第二次他要离开他。他觉得自己挺无耻的,拼命想憋住,然而眼泪就是不往上走,他把王也死死地勒在怀里,他想如果这时候王也留他,他一定不管不顾地留在这个人身边。

王也什么也没说。

他当然知道王也什么都不会说,他从来都尊重自己的每一个决定,不去给别人增加负担,任性的人一直是自己。

他只不过想图个心安理得。



评论(14)

热度(51)